非洲球队“钱“途第一 内部互不信任假球传闻频起

  说起江湖,最容易被提起的等于《水浒传》中侠肝义胆的豪杰,一干兄弟上梁山,做大事成大业。有人的中央就有江湖,在世界杯的日子,来自不同俱乐部的兄弟们也齐聚一堂,为荣誉、为义气、为金杯抛洒热血。但在四面八方的人看来,国度荣耀的分量并不尽相同。以是在这个世界杯江湖中,也有着明争暗斗、明争暗斗,处处都离不开智慧胆略和
忍耐。

  本报特派记者 李志刚 叶嘉利

  7月12日发自巴西

  非洲球队“钱”途第一

  罢训、罢赛、开除……最近几届世界杯,良多非洲球队都在这样的怪圈中轮回,这一次,也没有破例。非洲人体格强健、体能充沛,他们对足球的饥渴,并不只是来自于精神,而是更多来自于物资。他们把足球当成“改变糊口”的一种手腕,而绝少有“为国效力”的思想――良多非洲国度都是二战以后
才摆脱被殖民的岁月,建国光阴尚短,海内民族矛盾锋利

假装,一般大众都没有强烈的“国度归属认识”,天然更谈不上什么“国度荣誉感和自豪感”。对非洲球员来说,“钱”才是第一位的。

  各队集体索薪

  喀麦隆队在去巴西前,因对足协奖金额度不满,队长埃托奥率众谢绝飞往巴西,花费18个小时谈妥金额并拿到部分现金后才出征。小组赛第二轮对阵克罗地亚时,球员们以至直接在场上“内讧”。

  加纳队球星云集,但他们的主题并不是
训练和竞赛,而是“要钱”,小组赛最后一轮对葡萄牙,队员谢绝竞赛,理由是足协拖欠每人每场10万美圆的出场费。在加纳总统参与
后,足协包机空运300多万美金到达巴西,球员博耶亲吻钞票的照片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尼日利亚小组出线后,其足协仍然

依据挑选了拖欠,这也成为尼日利亚队员罢训的导火索。阿尔及利亚同样曾因为奖金问题而罢训,迫使总统进去“灭火”。

  这也不克不及全怪球员,因为欠薪、降低酬劳、空头支票是非洲各国足协处置经济问题的习用手腕。先拿钱,再竞赛,对非洲球员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。而在世界杯时期“集体讨薪”,是因为世界杯总能吸引媒体关注,胜利的可能性就大多了,不然这笔钱很有可能会打了水漂。

  内部互不信任

  以在非洲算是结构得力、纪律优良的阿尔及利亚队来说,他们这次“闹事”,主要是因为本国足协是有“前科”的:去年的洲际国度杯,阿尔及利亚队并无获得赛前承诺的奖金,这让球员相称不满,由此也对足协产生了不信任。本届世界杯,阿尔及利亚艰巨
闯进十六强后,在淘汰赛挑战德国队之前,全队决定向足协施压,以罢训的方式要求先把奖金问题解决再竞赛。

  据记者了解,单方对奖金没有达成共识是争辩
的主因,阿尔及利亚队球员以为晋级十六强后应该获得3万美圆奖金,但阿足协以为小组赛的战绩为1胜1和1负,赢球可以获得1万美圆、平局5000美圆,因此是1.5万美圆,这比球员的要求少了一半。罢训事件产生
后,阿尔及利亚主教练只能进去灭火,默示总统担保一定会发奖金,才将事情平息下去。

  二心只想着“大秤分金银”,稍不如意球员便会与教练、足协直接对抗,迅速缓和矛盾,非洲球队在世界杯上老是难有突破性的进展,天然也就不希奇了。

  假球传闻频起

  本届世界杯,喀麦隆小组赛三战全败,提前出局。更为糟糕的是,世界杯时期还传出喀麦隆有7名球员被赌博公司收买参与制造假球的丑闻。对此,喀麦隆足协默示,“我们希望告知公共,我们的政府已经唆使
伦理委员会进一步调查这些告状。”

  喀麦隆与克罗地亚的竞赛中,阿苏・埃克托与队友本杰明之间的抵触激发争辩
,竞赛中埃克托头撞了他的队友,还有中场亚历山大・宋在无球状态下攻击对方球员曼朱基奇、毫无征兆下使用暴力吃到红牌等离奇事件等等。对此喀麦隆足协默示,将会完全调查把持竞赛的告状。

  这事要是坐实,那就不仅仅是金钱的事,都变成道德以至法令层面的问题了。一旦有球员落网,别说“大秤分金,大碗喝酒,大口吃肉”,他们从此的糊口都会成问题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myyogaposes.com